【独家】马华民政党中央未指示 森村长县市议员静观其变

【独家】马华民政党中央未指示 森村长县市议员静观其变 华人新村向来是马华的堡垒区,今次马华及民政全军覆没,森州改朝换代,留下至少200个基层官职。

中央政府和森美兰州政府首次政党轮替,迎来改朝换代,森马华及民政至少200名县市议员、村长及新村发展官何去何从?

国阵执政60年间,县市议员、村长、新村发展官和医院巡查员向来都是国阵成员党拥有推荐权的“资源”,每次委任村长、县市议员等职位时都出现争议,常见你争我抢的局面。


改朝换代后,这些由政党推荐、政府委任的官职,是否还能继续担任下去?还是迎来总辞局面?至今也没有答案,马华及民政党中央至今也还未针对这类职位有明确的指示,村长、县市议员只好继续静观其变。

县市议员任期延长1年

尽管新任州务大臣阿米鲁丁于上任后首个记者会上表态,现阶段不会终止任何村长、县市议员职位,但村长的任期于今年6月30日届满;县市议员的任期经延长1年,至今年12月31日届满。

森州共有超过500个村委会,其中56个华人新村,53个新村村长由马华推荐、3个新村由民政党推荐。

马华及民政于芙蓉、汝来及波德申市议会共有16名市议员推荐额(马华12人、民政4人)、仁保、淡边、林茂、瓜拉庇劳及日叻务共有24名县议员推荐权(马华18人、民政6人)。


值得一提是,200名官职只数马华及民政而已,尚有占大多数官职的巫统、及少数的国阵成员党如印度国大党,因此森州改朝换代,对于基层的官职而言可说是牵一发动全身。

【独家】马华民政党中央未指示 森村长县市议员静观其变 市议会有很多小组会议,需要市议员出席及决策。(档案照)

忧不获工程拨款——新村发展官·杨志聪

党中央还未有任何指示,我负责的新村已批准进行一些小型工程,工程已完成一半,改朝换代后不知道工程的款项是否能如期发放下来,我也陷入左右为难的困境。

我是国阵推荐的官员,既然国阵已败选,我将会辞职,但凡事必须有始有终,我希望能完成手头上的工作,才会辞职。

我担任新村发展官4年,希望能在6月尾之前完成所有工作,较后考虑深造。

不主动放弃村民——万茂新村村长·陈子明

党中央还未有指示,村委会还在等待指示。

村长的任期是2年一届,原定于去年6月份届满,碍于大选关系,前森大臣延长村长职1年,因此我们的任期将于今年6月30日届满。

其实村长是中立立场,不应拥有执政党或反对党的色彩,也不能拥有太浓厚的政党色彩,对我而言,我只是马华万茂新村支会的执委而已。

我不会主动放弃村民,但将会听从党中央的指示。

【独家】马华民政党中央未指示 森村长县市议员静观其变 市议员扮演市议会与人民的沟通桥梁。(档案照)

赴官方活动身分尴尬——芭蕾新村村长·曾革强

尽管我们的任期到6月届满,我相信我们全体村长将会提早终止服务,或总辞。

中央和森州已变天,我们不可能留任到6月,即使是森大臣批准我们续任,我们是由国阵推荐的村长,试问我们日后要以什幺身分出席政府部门或官方活动,我们将非常尴尬。

不接受重委任献议

尽管有村民联系我,甚至发起签名运动要挽留我,但我将以党中央的指示为依归,而且我有民政党的背景,未来不可能续任,我也不会接受重新委任的献议。

目前新村有多项小型工程已批准却还未施工,现在已改朝换代,我也不知道是否能继续。

我作为新村的一分子,即使没有担任官职,只要有需要我的地方我都愿意协助,甚至协助新村长走马上任也不成问题。

市会运作没停顿——芙蓉市议员·叶锦源

我们的任期是到今年年杪届满,目前我们没有接到任何指示,一切等待党中央的决定。

其实我们的市议会常月会议的出席者必须达到法定人数才能召开,现在的情况是换来政府,市议会的运作没有停顿,我们由政党委任的市议会是否如常工作,很多人感到疑虑。

我觉得除非州政府或政党方面有任何指示,否则我们将会继续出任市议员,一直到另行通知或届满为止,否则市议会很多事情将无法运作。

继续履行职责——汝来市议员·赖振光

我们日前才召开汝来市议会的常月会议,会议上谈及我们目前的身分状态,大家都感到不知所措,只要没有任何新指示,我们都会继续履行职责。

若我们因为国阵败选而总辞,常月会议将无法进行而瘫痪。

目前汝来市议会常月会议内共有27人,除了官员及主席10人,其余17人当中,共有16人是由政党委任,另一人则是非政府组织。

我们是政党推荐而委任是铁一般事实,而国阵败选也成定局,现阶段我们市议会必须扮演过渡角色,让市议会的部分运作不受到影响,一直到重新委任新市议员为止。

独家报道:郑德伟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文章阅读